登月中。没有黑贞。

要把那两个梗写得能说服我自己,还得去重新推一遍fate线和ubw线顺便记录剧情和设定……想想就挺累的((

+

如果结合fgo和ccc,我就能够得出一个说服自己的对于吉尔伽美什在fsn的ubw线的做法的解释。
ccc里说明了吉尔伽美什是裁定者,是不被人类价值观左右的“罚”的化身,正是天之楔。
fgo里解释了“人类恶”的概念。人类恶既是人类爱,出于对人类更美好的未来的期许,这一愿望会演变成毒来杀害人类自身。
而ubw线里,吉尔伽美什说了“冬木市被污染的圣杯是咒杀人类的人类恶”。因此,我这样给自己解释((:或许他的千里眼看到了人理毁灭的未来(fgo),或许是厌恶于绝大多数人类的无用,但最终得出的结论是,“现存的人类缺少进化,不具备使未来更美好的素质,那么就降下王的裁定吧,在裁定中能够免罪的人类将前往更美好的未来”...

+

两个很雷很雷的梗。
非常ooc非常雷。
可能展开,基本自我满足。

1.从者交换,士金组和言黑呆组。cp士金only。

四战尾声Saber的宝具把圣杯毁灭露出了流出内容物的开口,圣杯下的Archer也被卷入而退场。绮礼(重伤未死亡)和尚存一息的Saber签订了契约成为了主从。Saber此时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圣杯,因此饮下圣杯之酒成为了黑Saber。

士郎在十年后召唤出了Saber吉尔伽美什(强制的职阶更改,吉尔伽美什又不是第一次做这个),写作Saber读作Archer的那种Saber。少侠能够得到首抽出限定五星的欧号是因为上一战退场前见到了圣杯真相的吉尔伽美什主动回应了召唤。

2.后天性女体化,士金only...

+

这是乔鲁诺当首领的第三个年头。“热情”的经营与改良比想象中的有点难度,停止药品交易、替换成员、整顿秩序等等,做什么都几乎免不了有人跳出来阻挠,虽然是没用的阻力,但总归有些烦人,免不了劳累一番。

在这种闹心的情绪的影响下,乔鲁诺养成了把他那从未谋面的父亲的照片塞在胸口口袋、时不时抽出来打量打量的习惯,仿佛那个后颈有星星印记的金发男子能给自己什么心灵安慰似的。说实在谈不上没用,那男人即使不露正面,散发出的邪恶而从容的气场也堪称和恶人打交道的楷模,至少乔鲁诺学着把自己那张年轻英俊、大卫雕像般的脸隐没于黑暗中和部下打招呼后,米斯达一边狂笑不止一边表示自家boss那张姑娘般漂亮的脸终于有了黑道老大的感...

+

乔鲁诺·乔巴拿,“热情”的现任boss,此时此刻脑袋正掌握在别人手中。那纤长冰冷的手指穿梭在年轻boss灿烂的金发里,只要他想,就能说不上特别困难地要了乔鲁诺的命。

然而比起性命落在他人手里的不安与焦虑,乔鲁诺更多地感受到的是与之相反的,安心的情绪。

此刻抚摸着他金发的男人,本身也有一头漂亮的金色头发,皮肤近乎透明,体温冰冷,没有呼吸。这正是乔鲁诺·乔巴拿的生父,夺取了乔斯达家先祖的身体的DIO。

他的吸血鬼父亲的手指,苍白冰冷的手指正梳理着他的金发,似乎比起他体内乔斯达的血更对这感兴趣。

乔鲁诺畏惧着他这位父亲,但却会感到安心。他的父亲DIO,迪奥·

+


我将引导我,指我走正路的那个男人杀死了。

像是注视着结发之妻自杀而死、蒙上死不瞑目的父亲的目、将剑刺入恩师的心脏那样,抱着愉快的心情杀死了那位引领我在迷茫中行走的王。

他灿烂的金发被血水弄污,红色刚玉般的眼睛失去光彩,艳丽的面容如同凋谢的花朵一样,死气沉沉。



……这幅模样实在是令我心生愉快。

将那位傲慢至极的王凄惨的死相贪婪地收进眼底,心中溢出的愉悦高涨的情绪填补着我空洞的胸口,和那些十年前沉积的黑泥混合在一起。

……然后伴随着巨大的喜悦,有生以来第一次,这颗心脏感受到了些许刺痛。

高涨的热情突然退了去。

有什么,陌生的东西在这颗空空如也的心脏里诞生了。

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在这种狂欢般的快乐后...

+



月亮是蓝色的。

王在原野上徘徊着,哭泣着,悲鸣着。

那双暴戾冷酷的红眼睛浸在泪水里。

王在原野上徘徊着,哭泣着,悲鸣着。

这是他作为王降生后第一次哭泣。

“我不值得你为我哭泣。我不过是兵器而已。”

王收紧了手臂,抱住那日益衰弱的泥偶。

“你值得,恩奇都。这世上唯有你一人值得。”

“你是我唯一的友人。”

“这世上唯有你一人。”

那泥偶闻言露出悲怆的表情。

“正因如此,我并不惧怕神降下的死亡。”

“我惧怕的是,从今以后你将孤独一人。”

那泥偶终究是咽了气。

这是他作为王降生后第一次失去。

月亮是蓝色的。

王在原野上徘徊着,哭泣着,悲鸣着。

他要去寻那不死灵药,向夺去他友人的死亡复仇。

+

诡异的世界线。充满bug。
被p站身元太太的图打开的,五战闪闪召唤出另两个千里眼的脑洞。
更多的是在以个人见解解释五战闪闪的动机(。结合了ccc部分剧情翻译,感谢。
夹带大量私货。千里眼组关系很好。
ooc?

“虽说也确实随便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但这可称得上是预料之外——言峰那家伙的令咒,竟召唤出两个Servant,这可真是出闹剧啊。”

黄金的王眯起赤红的眼,注视着从召唤阵中现身的英灵们。

“说起来,本王似乎好久没有和你们闲谈了,梅林,所罗门。”

“呼嗯……”花之魔术师揉了揉柔软蓬松的头发,有些无奈,“要不是你,我们也不会回应召唤啊。”

“好久没有闲谈是吉尔君单方面吧。”魔术师之王温和地应道,“你似乎又找到了新的...

+

2017年1月20日的迦勒底。
私设如山。
日常打本。
弓金弓。
某种意义上,掌握了整个迦勒底伙食的弓兵才是最强的。

机械轰鸣声中,锐利的电锯从天而降。

盾来不及阻挡。

“前辈!!”

突然出现的锁链将那具人类的躯体扯开,电锯顺着衣角扑空。

“啧,真是惹人头痛!”手持天之锁的英雄王毫不留情地呵斥道,赤红的眼里怒气显而易见。

“杂种就该有杂种的样子!快去躲在那使盾的小姑娘身后!!”

撤去天之锁,吉尔伽美什严厉地命令道,身后的王之财宝如流水般倾泻,将混沌机械的攻势完全阻挡。

御主匆忙跑到玛修身边,向王那边喊道:“多谢了,王!吉尔也要小心!!”

不是不放心英雄王的实力,只是这位王有多次因为傲慢而莫名其妙输掉的黑历史。

“本王看起...

+

fha某事件的后续(大概。

神金前提的五次枪金。

无肉,只是有点黄((

正在打fsn中,大概有bug和ooc。

“……我说啊,就算是缅怀言峰那家伙,也好歹看看场合啊。”

库丘林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怀中的英雄王。就算他除了打工钓鱼和搭讪之外没什么事情好做的,也不是很想给这个某种程度上脑子不大好使的王收拾烂摊子。

“本王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多嘴,Lancer。”被吐槽的吉尔伽美什有点气恼,但是并没有生气,红色的眼睛再次望向防空洞,“和言峰没有关系,本王只是寻找有趣的东西罢了。”

“是、是,乌鲁克的王。”库丘林没有戳破吉尔伽美什的口不对心,提起别人的痛处本就不是他喜欢的事,虽然他对那个从巴泽特手中抢走了令咒的外道神父没...

+

【fgo/赤剑金】卷入不夜蔷薇的黄金英灵

就是赤剑金。

两个人都很可爱。

国服。

尼禄最近在追求着隔壁弓兵房间里的那只金色的从者。

“唔嗯,感到荣幸吧,金色的美人哟!能被余望在眼中是汝的荣耀,放下汝的固执,成为余的爱妃吧,黄金哟!”金发的娇小暴君双手叉腰,炽热而倨傲地仰视着刚刚卸下上半身铠甲的金色英灵。

“……你的脑子是坏掉了吗,罗马的暴君哟。”吉尔伽美什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就算是迷恋本王的身姿,也应该是你恳求本王将你纳入宝库,姑且还可以考虑一下……”

少女暴君翡翠绿的眼睛认真的打量了下重现神话礼装的英雄王,视线在交织着红色线条的白皙胸膛上停留,脸上浮现出满意又调笑似的笑,“余确实是女性的君主不错,但是汝这美丽脆弱的身体更适合被疼爱或被蹂...

+

您所关注的lo主已经重新踏进动画漫画游戏坑,并且入了非常休闲的fgo坑,沉迷抽卡打本无法自拔。写文也会以动画漫画游戏游戏作品为主。请大胆地选择取消关注。感谢。

+

[千凯]人鱼与船长

有点雷。pls看完了继续不要讨厌我。


a是个人鱼,长得特别好看,海藻般的黑发,珍珠白的皮肤,红珊瑚色的嘴唇和贝壳般的牙齿,还有细细的腰和美丽的蓝色鱼尾,是海里长得最好看的人鱼。唱歌也好听,不知道让多少人听迷了掉进海里,a还得自己去救。

c是船长,开着一艘很大的船,运货也载人,船上还有很多枪炮对付海盗,好凶!但c绅士极了,不会随意和女孩儿玩在一起,不说脏话也不爱笑。

c的船上有一次开party,热热闹闹的还放了烟花,可把天性爱玩又好奇的a吸引了。人鱼a趴在礁石上看他们在玩什么。c刚好被起哄和女孩子跳支舞,无奈答应了,脸上带...

+

  其实是d→a。隐藏cp:cab


  d在自己的18岁生日趴上喝得有点多。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毕竟他这个处女座和a那个处女座相似也并不相似,他自诩要更冷静一点。但想来大概因为a今天穿了他偷偷送的那件蓝色衬衫,好看到不行,d挺开心的就多喝了几杯。、

  d躺在沙发上放空,瞅着天花板想这个灰为啥子辣么多哦。

  他们之中只有a喝得果汁多,b和c都偷偷喝了酒,这会儿也不同程度醉了。其他人更不用说,一个个在地上挺尸。

  这个怎么办哦。a头疼的捏捏太阳穴,挥手把b揽在自己腰上的手打开,龇着虎牙威胁b和c明天酒醒了就收拾你们两个兔崽子,一手把d从沙发上...

+

[慎]ba的更衣室

I think这个可能会戳到一些人的雷区。慎重哦。

[没有肉让大家失望了对不切]


几乎在一到后台,b就拉着a进了更衣室。a是可以挣脱开的,因为b从来不会忤逆他,但b越来越拧的脾气让a越来越采取一种放任自流的消极对抗态度,怕一个不小心戳到中二病少年雷区又引来长达几星期的冷战。a这么温柔的人,会百般刁难硬要人买账但从来不喜欢把人真惹生气。他下意识想向c求救,偏偏易大少有事被叫走了。

算了。a干脆顺着b的步子走。真过分了我就收拾他。

更衣室的门一锁,b就把a按到椅子上坐下,力气里是很有几分生气的意味的。a倒也不恼,抬头看着b,挑了下眉:“生气了?”

b没作答,但脸上全无半点刚刚的笑...

+

ba×2

都是关于亲亲的段子。


part 1

b从背后抱住他,两条瘦削的胳膊像小树葱葱茏茏的枝干圈着他。b柔软的嘴唇贴在他的后颈,契合着脊柱的骨缝,呼吸引起的战栗让a僵直了身子,一动不动。

b大概是哭了。有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脊柱滑下去。a被烫得抖了一下子,听见b带着鼻音很小声地说:

wjk,我要当你男朋友。

a觉得这听起来不太像是个坏主意。况且他身为哥哥还得先哄着b点。

a点点头,说,好。

下一秒被狠狠扳过来,a痛得皱起眉刚想骂他,直撞上一双被点亮的星空一般的眼睛。a仿佛被星光刺痛了一般禁不住眯起眼睛。

b慢慢凑过来,眼里还带了点水。a被他盯得各种不自在,干脆两眼一闭,你想干啥子就干...

+

他什么都很棒哦。什么都擅长。就是那么远大的志向都说得轻松如常。可惜他对他最没法子啦。遇上那么随性的人所有满点的技能好像在这时都不大管用了。他那么率真,像地平线上第一缕曙光,夜空中的花火,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他的金手指在这时真的不大管用了,只能一分一分地拿,还得时时提防要满级的那个。

他也很生气啊。妈蛋都要满级了怎么横空杀出个易中分!丫还有金手指!好在那谁是自带强制卸载一切金手指技能的,他还是很有机会的。

+

绿茶凯

#da#绿茶凯#

d亲吻a时瞧见了他脖子上锁骨上胸口上甚至后腰上新旧不一的吻痕牙印,不过d不是很care,也没有太大兴趣猜那是b还是c还是两个人一起留的,他只是虔诚地在a身上烙下新的印记——能够双手拥抱a就该高呼万岁了。

#cab#

a被颠得厉害时更喜欢抱住c,因为c有胸肌腹肌,不像b那样骨头硌得他疼得慌。这时b只好用宽大的手掌扣住a的胯骨,把自己狠狠挤进a里面。

#绿茶凯#

其实a才是最残酷的那个。a有很多很多爱哦,而且是那种不求回报的,给出去他就不管不问了。而且没有爱他也不会怎样,他喜欢肢体接触,但那和爱不一样,而且他一个人也能玩得很开心。别人的快乐是他的动力,就像他唱的那样,我...

+

just想写哭包的ygg

  b的名字里有水,这大概是他经常是个哭包的原因。

  a尝试动了下,毕竟眼泪鼻涕抹一身可是踩了处女座雷区。可那个哭包反而用胳膊把他圈得更紧,更过分地在他衣服上抹眼泪。

  a真的觉得好烦哦。被抹一身眼泪很烦,b哭成那个怂样更让他心烦。a想你不是要变superman吗现在哭个啥子。烦得他都想哭了。可a毕竟是很中二的,哭也只会在心里流眼泪,所以他使劲儿挣开,提起b的衣领粗声粗气的说:你哭啥子,老子还没哭你哭啥子?

  b眨巴了下浸泪的眼睛,还没说什么就被a狠狠吻住了。

  a是主动的,可刚亲了没两下,某个哭包就想被点了导火线噌噌噌亲上来。...

+

[源凯]朋友以上part1(简单校园AU)

a是个挺独立的人。为了省时间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早饭自己做,只要妈妈把午饭送来。b升了高一后,干脆就住在他那儿。

  房子不大,两个人住还够。有个小厨房,小浴室,小客厅,两间卧室。

  早上往往是b先醒。他俩定的铃一样,但b没有那么爱赖床,铃一响几乎就爬起来,晃几下头就换衣服,然后去洗漱,路过a的卧室顺手打开门。

  a的铃早响了,但他探个头出来关掉就又缩回被窝。wy在门口喊他,xk,起来啦——a不理他,翻个身继续睡。b就先退出去,不关门,一边洗脸刷牙一边引吭高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呜噜呜噜——怎么爱你——呜噜呜噜——都不嫌多——...

+

最近忙学业但还是写了点东西。相信我有认真学习啦>_<

这一个是燥燥的类型,慎
ca微微微ba

c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会从小坚持练舞,直至变成一支利箭冲破一切。他也会一刀刀慢慢切土豆片,一声声哄弟弟睡觉。
a通常是很喜欢他这种稳重深沉的性子的,除了某些时候。
好比说气氛很适合接吻的时候——可以是两个人中一个的生日或者演出结束,这时c常常不会主动凑上来。不像b,有时简直像只缺爱的小狗。a就得自己去拽c的衣服或者闭上眼凑上去。a可以不这样的,保留一点大哥的威严的,可是c太会接吻了。他衔住a两片唇,慢慢地稳重地一点一点浸上自己的味道,还很会拿捏力道与技巧,什么时候可以咬两下都把握得恰到好处。舔虎牙也...

+

亲亲亲

这是一段儿。写这个是因为我一直对王先生对于强吻的回答耿耿于怀。先讲道理然后跑是啥哦。

ba


有粉丝问过a如果有人强吻他他会怎么办。b念这个问题时心里有点犯嘀咕但还是带着那种贼兮兮的可爱笑容和a说话。a听到这个问题就害羞地舔嘴唇,然后耿直地思考答什么,又耿直地说,就先跟对方讲道理,讲不过我就跑咯。b听了就笑,却没想到一语中的。

[这一段就是姑娘强吻,猜猜看遂还是未遂:)然后a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女孩子这样不好,b看到了跑过来把人拽走了]

b拉着a跑啊跑,跑到没人的地儿才放开他。b回头看a,a的脸红红的,不知道是累得还是羞得。

b说你刚刚还废话什么啊,愣什么啊,应该直接推开吧。...

+

K觉得R就是个接吻狂魔。自打他答应R交往以来,R简直像只小章鱼一样天天缠着他亲亲亲,都快把K烦死啦。

K抽时间去R家里辅导他或者R来K家里问作业,R总会逮着机会亲他的。

如果K去了R家里,R简直无法无天咯,对妈妈说句我和小凯要学习别打扰哦就拉着人进了屋,一边听K讲题一边捏着K的手笑得阳光灿烂。K就板起脸说wy儿,你给我好好听。R点头点得像捣蒜,说小凯你给我亲一个我就安心学习咯。K很想翻个白眼,想着这人怎么这样,却每每拗不过他,说着只准亲一下啊让R大张双臂抱着亲了一下子。好在R还是很懂事的,亲完了高兴了就安心听题了。

如果R蹭去了K家里,R可真是胆大包天哦。有一次K的妈妈推门进来,K吓得一...

+

k比较喜欢穿多一点,好像他的肉很金贵一样。确实金贵,露一露阿姨姐姐就阵亡一片。但这也因为他比较怕冷,睡觉都喜欢往R或J怀里钻,平常自然也不肯穿太少。

所以这次练习,K也依旧和RJ形成鲜明对比地穿了长袖长裤。穿短T短裤的R见K就热的慌,一边说小凯你会热晕哦一边伸手拽他衣服。K打掉R的手,翻了个不那么白的白眼,你凯哥是谁,怎么会热晕哦,对不千总?

J没想到会牵扯上自己,正举着瓶子喝水,听到这话下意识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背心,最终还是很给队长面子地点头。队长就笑出虎牙了。

但真练习起来,K就感觉很热了。跳完一段后汗顺着他刘海向下淌,衣服粘在身上让处女座的K简直不能忍,很想直接扒了上衣。

休息时R...

+

有时我很想写他唱董小姐时候那种调调的文。还得是yk。经历了很多还有着少年性子的k和无所畏惧想和k在一起的y。k说你别这样你不要闹,y说我就要你管我然后啃了k的嘴巴一口。感觉俗俗的又雷雷的但我想看。有没有谁写给我看?

+

其实如果一个不好,yk超虐的。源哥天蝎典型,独占欲max,从凯哥和别人耍时他表情就知道,挺吓人的,凯哥又是粘人精,于是源哥肯定心塞死。
妈呀一想到源哥终于忍不住崩掉,死死搂着凯哥头埋在他肩窝上,一边哭成个哭包一边说小凯小凯求求你别离开我……妈个鸡心脏要碎掉。

+

段子

#yk# wjk有时笑wy喜欢low歌,小背篓啊最炫民族风啊小苹果啥的。wy偶尔会回嘴你还喜欢周杰伦呢qx还喜欢权志龙呢,然后wjk和qx就会合起伙来治他。但大多数时候,wy就会瞅一眼wjk那欢喜的小模样儿,一边心里念着老王老王你又笑得虎牙着凉啦,一边顺口溜一句儿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我真心想看源哥在凯哥面前把所有流行于大街小巷扣扣音乐上的经典歌曲溜一遍,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该往哪走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儿,亲爱的你慢慢飞……凯哥表情一定很精彩:)

+

段子,听新歌的感想

经常会想,长大多好。 wy唱这句歌儿时真心觉得挺贴合自己的。他是真的想快点长大,身高快点超过wjk,变得更man点,长成可以hold住场的男子汉,那样他就能把wjk护住,让他不用再承受那么多,不用再那么累了。 这首歌,给你快乐,你有没有爱上我。 wjk唱这句歌儿时嘴角微微上扬,有点羞涩,更多的是骄傲。他说喜欢啊爱啊这些词时总是挺害羞的,也不会像节目上说入团是因为长得帅那样面不改色心不跳,但他也明白现在有很多人喜欢自己,喜欢听自己唱歌儿,所以他也是挺高兴的。 不过wjk大概不知道他唱这歌儿的时候,身旁两个队友都在心底答了一句爱上了。

+

wy见到wjk真人是在他没赶上公交一狠心叫了出租结果还是迟到的时候。他前脚刚踏进楼梯口就被人喊住,同学,你站住。

嗓音挺低,是个爷们儿。wy失望地想,擦了下额头的汗,这回他可没法卖个萌蒙混过去了,就只好认栽地抬头。

站在楼梯上有点居高临下意味的那位长得特好看,透着股仙气儿,白衬衫黑领带扣得叫个一丝不苟,在这炎炎夏日看着都嫌热。刘海下剑眉星目的,尤其眼角生得挺俏,阳光从楼梯口漏下来又显得人特白。

可惜那位一句硬生生的同学叫你呢让wy猛回了神这人长得再好看也还是要记他名的,但还是不自觉乖乖向前站,本分老实的很。

近一些他就瞅到了人家胸牌,高三一班wjk。wy立刻可怜兮兮的开口,学长对不起咯...

+

段子集合

千凯源凯文凯 K21

#k21#

k2觉得k1大概是想谋杀他,就拽住他挤压自己胸腔的手给了k1一个凶狠的亲吻——你大爷的人工呼吸。

#文凯#

lzh在剧中常说,如果我似吕僧,我一定会艾桑他的。

事实上他不是吕僧他也喜欢上了K。为什么呢,大概是K太好了。他长得好,性格好,成绩好,唱歌好,哪里都好。谁会不喜欢他呢。所以lzh就和R和J一样爱上了他了。

但lzh的恋情是苦的,比R和J的还苦。K都不知道他们的秘密,但他本性粘人又与R和J亲,R和J就常有自己和K在谈恋爱的甜蜜错觉。可K和lzh就没那么熟,lzh连错觉都没得享受,只能从远处悄悄看着他。

#源凯#

R有时真有种莫名的失...

+

© 漂浮表象 | Powered by LOFTER